《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首页> 过刊浏览> 正文

2022, 39(6):645-651.doi:10.11836/JEOM21427

社会性别视角下广东省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健康风险和适应策略的认知差异


1. 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广东 广州 510080 ;
2. 暨南大学基础医学与公共卫生学院,广东 广州 510630 ;
3. 清华大学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北京 100084

收稿日期: 2021-09-12;  录用日期:2022-02-17;  发布日期: 2022-06-25

基金项目: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资助(2018YFA0606200);美国中华医学基金项目(CMB-OC#19-337);中山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2021qntd42)

通信作者: 杨廉平, Email: yanglp7@mail.sysu.edu.cn  

作者简介: 李伟彬(1997—),男,硕士生;E-mail:liwb23@mail2.sysu.edu.cn

[背景] 全球气候变化已经并将持续对人类社会造成健康威胁。不同性别的基层医疗卫生人员是否都认识到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健康威胁并采取积极应对措施,是基层医疗中开展有效健康适应的关键。

[目的] 探讨我国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健康影响的认知及适应策略的态度是否存在社会性别差异,并提供相应建议。

[方法] 采用多阶段整群抽样,在广东省21家城区和10家乡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中使用调查问卷收集数据资料,通过卡方检验、秩和检验和logistic回归模型探究医疗卫生人员气候变化健康风险认知、知识获取渠道、对开展适应策略的态度以及主要障碍和所需资源观点上的性别差异。

[结果] 733名调查对象中男性占38.47%(282人),女性占61.53%(451人),男性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正在发生的认同度及发生原因(70.21%和60.99%)认知上均高于女性(59.87%和49.00%)(均P<0.05),但在高温热浪健康风险、传染病风险认知和敏感人群识别上没有显示出性别差异(均P>0.05)。92.50%的医疗卫生人员通过电视、广播、报纸等大众传媒获取相关信息,男性对新媒体渠道的选择明显低于女性(OR=0.62,95%CI∶0.41~0.94),只有30.56%的人员(男性33.69%,女性28.60%)参加过相关的培训、讲座等。90.96%的医疗卫生人员都认同采取主动措施应对气候变化健康威胁,各措施认同度上没有发现性别差异(均P>0.05)。女性(72.28%)最认同的障碍是气候变化的健康应对难以纳入机构主要工作,而男性(77.66%)认为是资金不足;男性(86.88%)和女性(89.14%)都认为需要增加用于基层医疗卫生保健的资金。控制其他社会因素的影响后,男性在资金不足观点上的认同度高于女性(OR=1.57,95%CI∶1.10~2.24)。

[结论] 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与健康适应措施的认知存在些许性别差异,男性医疗人员更倾向于认同气候变化、认为应对资金缺乏是主要障碍,女性更倾向于选择新媒体渠道获取信息。建议政府和相关机构针对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健康风险和适应的社会性别差别,重视气候变化与健康相关的知识学习和培训,拓展多样化信息获取渠道,加强气候变化与健康应对的基层能力建设。

关键词: 社会性别;  基层医疗人员;  气候变化;  健康风险;  适应策略 

气候变化已经成为全球最受关注的环境问题之一,也是目前人类社会面临的重大健康威胁。2020年柳叶刀倒计时中国报告表明,气候变化带来的气温升高、极端天气事件和媒介传染病对健康的影响正在加速,但是来自媒体、个人和学术界对气候变化和健康的关注度离《巴黎协定》的要求差距仍然较大[1]。基层医疗卫生人员是应对和减少气候变化健康影响的重要一环[2]。他们承担着广大人群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和基本医疗服务,在疾病监测、脆弱人群健康干预、健康促进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此外,他们可以帮助公众和决策者了解、推进气候变化相关的健康适应和缓解策略(adaptation and mitigation strategies)[3]

国外已经有较多研究注意到了社会性别对气候政策和行动产生的重要影响:一方面相比于男性,女性不仅在生理层面对气候变化更为敏感,而且由于担任的社会角色和承担责任的差别,女性还需要面对更多气候变化带来的健康风险[4-5];另一方面女性群体在政策决策上的失衡和边缘化,也容易导致气候变化健康风险适应和管理的不足[6-8]。事实上,女性群体在气候变化相关政策制定中发挥的作用也不容忽视。然而,国内针对气候变化与基层医疗卫生人员的研究较为局限,大部分研究聚焦于探究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的整体关注与认知情况[9-13],少数探讨了城乡、职位、教育、收入不同的人群认知水平差异[9-10]。本研究旨在探索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和健康的认知状况,以及对气候变化适应策略态度的社会性别差异,以期以弥补丰富国内本领域学术研究谱系,并为完善气候变化相关的基层卫生改革政策提供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采取多阶段整群抽样的方法,首先按照广东省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高、中、低三个水平各随机选取一个城市,选择了深圳市[2018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193 338元,排名1/21]、江门市(2018年人均GDP 63 582元,排名8/21)、汕尾市(2018年人均GDP 30 908元,排名20/21)三个城市;然后在每个地市的所有区县中随机抽取一个区县,选择了深圳龙岗区、江门新会县、汕尾海丰县作为调查地点;最后按照可行性原则和城乡均衡分布原则在每个区县的所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中进行选取,共纳入21家城区和10家乡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整群抽取全部在职的临床医生、护士、公共卫生人员和其他医务人员(包括医学检验人员、药剂人员等)。本研究经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通过,伦理审批编号为中大公卫医伦[2016]第002号。知情同意书在问卷填写前展示,并取得被调查者的知情同意。

1.2   调查内容与方法

问卷部分由项目组自行设计,第一部分为基本信息,包括年龄、性别、任职时间等;第二部分为对气候变化的认知情况,包括对气候变化发生及其原因的认知、对高温热浪的健康风险、气候变化与传染病关系和气候变化对脆弱人群影响的认知;第三部分为对气候变化应对的态度和认知,包括气候变化与健康信息的获取途径、对相关适应策略的认同度以及对适应策略实施障碍及相关资源需求的认知。

1.3   质量控制

采用“问卷星”制作线上问卷,调查前对问卷调查员进行统一培训,由问卷调查员在现场分享问卷链接,实时督导调查对象填写问卷,确认问卷的完整提交和填写质量。后期在回收问卷中对于重复录入但题目选项不一致、未看题目要求作答、答题时间小于1 min的均予以剔除。

1.4   统计学分析

采用秩和检验比较男性和女性在基本情况、对气候变化和健康的认知以及在应对措施态度上的差异。采用卡方检验比较男性和女性在每个信息获取渠道以及每条主要障碍和所需资源观点上的差异。将每个信息获取渠道以及每条主要障碍和所需资源的观点是否认同(选择=1,未选择=0)作为应变量,基本信息中的年龄、工作时间、技术职称、年收入、最高学历、技术岗位、服务区域以及性别作为自变量,建立一组多因素二分类非条件logistic回归模型,强制纳入性别变量(女性=0,男性=1),同时对其他变量采用逐步回归法进行筛选,关注性别因素对医疗人员在获取气候变化和健康相关知识渠道以及应对气候变化健康影响主要障碍和所需资源观点的影响。采用SPSS 26.0软件进行分析,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基本情况

研究共回收问卷788份,其中有效问卷733份,问卷有效回收率为93.0%。纳入的733名调查对象中,男性有282例(占38.47%),女性有451例(占61.53%)。男性和女性在年龄、工作时间、最高学历和技术岗位上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但男性和女性在技术职称、年收入和服务区域上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均P>0.05)。结果详见表1

表1

调查对象的基本情况(n=733)

Table1.

Basic information of respondents (n=733)

2.2   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健康风险认知水平的性别差异

男性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正在发生的认同度和对气候变化发生原因的认知水平高于女性(均P<0.05)。但对于气候变化带来的具体健康风险的认知水平,如高温热浪带来的健康风险、传染病风险及敏感人群的识别问题,男性、女性群体认知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均P>0.05)。结果详见表2

表2

不同社会性别的广东省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和健康风险的认知比较(n=733)

Table2.

Gender differences on perceptions of climate change and health risks among primary healthcare workers in Guangdong Province (n=733)

2.3   不同性别的基层医疗人员获取气候变化和健康相关知识渠道比较

92.50%(男性93.62%,女性91.80%)的基层医疗人员都会通过大众传媒获取气候变化和健康的相关知识。相比于男性来说,女性更偏向于微信公众号、微博等新媒体获取渠道(χ2=6.623,P=0.010)。39.84%的基层医疗人员(男性40.78%,女性39.25%)会通过期刊、书籍等渠道主动获取气候变化健康知识,而只有30.56%(男性33.69%,女性28.60%)参加过气候变化与健康相关的培训、讲座等。

对每个知识获取渠道单独进行logistic回归控制混杂变量,观察社会性别因素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在排除不同年龄、工作时间、技术职称、收入水平、学历和岗位等其他社会因素的影响后,男性群体从微信公众号、微博、论坛等新媒体渠道获取相关知识的可能性只有女性的62%(OR=0.62,95%CI:0.41~0.94)。结果详见表3

表3

不同社会性别的广东省基层医疗卫生人员获取气候变化健康相关知识渠道及logistic回归结果(n=733)

Table3.

Logistic regression results of gender differences on access to climate change and health-related knowledge among primary healthcare workers in Guangdong Province (n=733)

2.4   不同性别的基层医疗人员对气候变化健康适应策略的认同度比较

90.96%的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于问卷提到的应对气候变化带来健康影响的各种有效措施表示赞同,其中认同度最高的适应策略包括高温天气时给社区敏感人群更多照料关注(93.59%)、对社区内高危敏感人群进行重点防护(94.27%)以及积极灭蚊(94.54%)等措施,认同度上没有性别差异(均P>0.05)。结果详见表4

表4

不同社会性别的广东省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健康适应策略的认同度比较(n=733)

Table4.

Gender differences on attitude towards health adaptation strategies to climate change among primary healthcare workers in Guangdong Province (n=733)

2.5   不同性别的基层医疗人员应对气候变化健康影响主要障碍和所需资源观点比较

气候变化的健康应对难以纳入机构主要工作(72.28%女性认同,68.79%男性认同)、资金不足(77.66%男性认同,67.85%女性认同)和医务人员短缺(70.57%男性认同,68.29%女性认同)是男性和女性医疗卫生人员一致认同的三大最主要障碍。86.88%的男性和89.14%的女性都认为增加用于基层医疗卫生保健的资金是最需要的资源。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健康影响的主要障碍和所需资源的其他观点上没有明显性别差异(均P>0.05)。

对每个障碍或者所需资源单独进行logistic回归控制混杂变量,观察社会性别因素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在排除不同年龄、工作时间、技术职称、收入水平、学历和岗位等其他社会因素的影响后,男性对资金不足的认同度是女性的1.57倍(OR=1.57,95%CI:1.10~2.24)。结果详见表5

表5

不同社会性别的广东省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健康影响的主要障碍和所需资源观点比较及logistic回归结果(n=733)

Table5.

Logistic regression results of gender differences on perspectives to main obstacles and resource requirements in relation to the health impacts of climate among primary healthcare workers in Guangdong Province (n=733)

3   讨论

本研究发现尽管多数基层医疗卫生人员能认识到气候变化正在发生,但只有不到一半的基层医疗卫生人员能够完全识别气候变化产生的健康影响,该比例略低于先前的同类研究[11-13]。男性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正在发生的认同度,以及对气候变化发生的原因正确认知水平明显高于女性,提示对气候变化认知较高不代表对气候变化健康影响的认知较高,要提高相关认知还需要接受相应的知识学习和培训。女性作为气候变化敏感人群更易比男性意识到气候变化带来的健康影响,一些在偏远地区农户等脆弱人群中的研究调查也证实了这个差异的存在[14-15],但是本研究却并没有在基层医疗卫生人员中发现这样的性别差异。这可能是因为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专业知识的学习一定程度上可以填补认知欠缺。但是,他们接收到的知识和培养总体上仍然相对不足,导致其对气候变化及其健康影响整体认知程度不高。气候变化已是不争的事实,但目前气候变化对健康的影响依旧没有受到充分的关注。我国尚未出台独立的国家健康适应计划,而省级层面的健康脆弱性评估和适应计划正在逐步开展[1],医疗卫生人员作为其中的重要一环,政府和相关机构应当重视对其专业知识的培训,让他们更好地来帮助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健康冲击[16]

研究还发现男性和女性医疗人员都把电视、广播、报纸等大众传媒作为获取气候变化和健康相关知识的主要渠道;而对于微信公众号、微博、论坛等新媒体渠道而言,女性的偏爱度要明显高于男性,这可能与女性普遍比男性更多地依赖网络获取健康信息有关[17]。总体上,只有不到四成的基层医疗卫生人员会主动从期刊、书籍中搜寻关于气候变化健康影响的系统性专业知识;参与过相关培训、讲座等的人员也只有三成左右,与在深圳、南京和哈尔滨的研究结果相近[12-13]。这说明基层医疗卫生人员主动获取相关知识的积极性不高,也反映出政府和相关单位对此方面缺少足够的关注度。这启示政府和相关机构一方面需要加强医疗卫生人员的气候变化与健康相关的培训,如将气候变化相关内容纳入医学教育、在岗培训以及面向医疗卫生人员的继续教育培训[18-19],开展气候变化相关的培训、讲座、交流会等宣教和指导活动等;另一方面也要重视多渠道的宣传,尤其是通过微信公众号、微博、论坛等新媒体渠道来引发女性群体对自身应对气候变化脆弱性的关注,同时也有助于提高基层医疗卫生人员获取相关信息的积极性[20]

本研究中所调查的多种应对气候变化健康影响主要障碍和所需资源,男性和女性医疗人员大体观点相近。但是具体到各个障碍和资源上,男性和女性的认同度仍有显著的差异,比如更多的男性认为资金不足是主要障碍之一。原因之一可能是男性平均年龄、工作年限、最高学历都高于女性,但收入却没有高于女性并因此出现心理落差;也有来自男性和女性从事的职业差异,不同的职业对于应对气候变化健康影响会有不同的诉求。相关研究显示除了生理上的差异,男性和女性还存在诸多社会角色与分工上的差异,这些社会性别上的不同可能进一步造成对气候变化的观察视角、认知状况和应对参与上的差异[21]。此前也有研究发现不同工作岗位的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会表现出不同的关注度[11],城区和乡镇卫生人员对高温热浪和传染病风险的认知也有所不同[9],不同教育水平、收入水平和在职时间也会影响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应对气候变化健康风险的意愿[10],而这些因素都直接或间接与社会性别相关。

本研究采用了多阶段抽样,受到现实因素限制,尽管在抽样中尽可能保证样本的多样性和代表性,但也存在不可避免的选择偏倚。同时由于是横断面调查,本研究只是对研究结果背后的原因进行初步探讨。另外,本研究也未考虑更深层次的社会因素间的相互作用,及其对气候变化健康风险和适应认知所造成的影响。未来仍需要更多研究,来探讨我国气候变化健康适应政策制定和落实的各个环节中如何考虑社会性别的因素,进而有针对性地提供所需资源,有针对性地化解所面临的主要障碍。

综上,广东省男性和女性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在风险认知水平和适应策略认同度相近,但是在获取气候变化和健康信息的方式以及所需资源方面的观点上存在一定差异。政府和相关机构需要重视对基层医疗卫生人员与气候变化和健康应对的相关培训,重视多样化新渠道的信息宣传,提高人员的健康素养。同时,我国在基层实施应对气候变化的健康适应方案时如何考虑性别因素的影响,似乎跟国际上非常强调性别视角的差异有所不同,这亟待更多研究探索,从而为相关的改革政策制定提供参考依据。

表1

调查对象的基本情况(n=733)

Table 1

Basic information of respondents (n=733)

表2

不同社会性别的广东省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和健康风险的认知比较(n=733)

Table 2

Gender differences on perceptions of climate change and health risks among primary healthcare workers in Guangdong Province (n=733)

表3

不同社会性别的广东省基层医疗卫生人员获取气候变化健康相关知识渠道及logistic回归结果(n=733)

Table 3

Logistic regression results of gender differences on access to climate change and health-related knowledge among primary healthcare workers in Guangdong Province (n=733)

表4

不同社会性别的广东省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健康适应策略的认同度比较(n=733)

Table 4

Gender differences on attitude towards health adaptation strategies to climate change among primary healthcare workers in Guangdong Province (n=733)

表5

不同社会性别的广东省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健康影响的主要障碍和所需资源观点比较及logistic回归结果(n=733)

Table 5

Logistic regression results of gender differences on perspectives to main obstacles and resource requirements in relation to the health impacts of climate among primary healthcare workers in Guangdong Province (n=733)

参考文献

[1]

CAI W J, ZHANG C, SUEN H P, et al. The 2020 China report of the Lancet Countdown on health and climate change[J]. Lancet Public Health, 2021, 6(1): e64-e81.

DOI: 10.1016/S2468-2667(20)30256-5
[2]

MAIBACH E W, SARFATY M, MITCHELL M, et al. Limiting global warming to 1.5 to 2.0°C—A unique and necessary role for health professionals[J]. PLoS Med, 2019, 16(5): e1002804.

DOI: 10.1371/journal.pmed.1002804
[3]

XIE E, DE BARROS E F, ABELSOHN A, et al.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in planetary health for primary care providers[J]. Lancet Planet Health, 2018, 2(5): e185-e187.

DOI: 10.1016/S2542-5196(18)30055-X
[4]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ender, climate change and health[R]. Geneva: WHO, 2014.

[5]

RAVERA F, INIESTA-ARANDIA I, MARTÍN-LÓPEZ B, et al. Gender perspectives in resilience, vulnerability and adaptation to global environmental change[J]. Ambio, 2016, 45(Suppl 3): 235-247.

[6]

路易斯·勒贝尔, 芬法坎·勒贝尔, 博里帕特·勒贝尔, 等. 性别与泰国北部气候风险的管理[J].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 2018, 35(1): 16-28.

LEBEL L, LEBEL P, LEBEL B, et al. Gender and the management of climate-related risks in Northern Thailand[J]. Int Soc Sci J (Chin Ed), 2018, 35(1): 16-28.

[7]

MAVISAKALYAN A, TARVERDI Y. Gender and climate change: do female parliamentarians make difference?[J]. Eur J Polit Econ, 2019, 56: 151-164.

DOI: 10.1016/j.ejpoleco.2018.08.001
[8]

JAFRY T. Making the case for gender sensitive climate policy – lessons from South Asia/IGP[J]. Int J Clim Change Strateg Manag, 2016, 8(4): 559-577.

DOI: 10.1108/IJCCSM-04-2015-0049
[9]

王佳敏, 杨廉平, 古德彬, 等. 城乡基层医疗人员对气候变化及其健康风险认知的差异[J]. 环境卫生学杂志, 2020, 10(1): 68-75.

WANG J M, YANG L P, GU D B, et al. Differences on the perceptions of climate change and health risks among urban and rural primary healthcare workers[J]. J Environ Hyg, 2020, 10(1): 68-75.

[10]

王瑞欣, 杨廉平, 古德彬, 等. 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应对气候变化健康风险的意愿与障碍及其影响因素研究——基于随机森林模型分析[J]. 中国全科医学, 2020, 23(20): 2503-2508.

WANG R X, YANG L P, GU D B, et al. Influencing factors of primary healthcare practitioners' perception and barriers of climate change response: analysis based on random forest model[J]. Chin Gen Pract, 2020, 23(20): 2503-2508.

[11]

廖玉学, 彭朝琼, 余淑苑, 等. 2015年深圳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的认知及其影响因素调查[J]. 实用预防医学, 2019, 26(1): 13-16.

DOI: 10.3969/j.issn.1006-3110.2019.01.004

LIAO Y X, PENG C Q, YU S Y, et al. Awareness of climate change and its influencing factors among medical professionals in Shenzhen City, 2015[J]. Pract Prev Med, 2019, 26(1): 13-16.

DOI: 10.3969/j.issn.1006-3110.2019.01.004
[12]

苏丽琴, 程义斌, 辛鹏举, 等. 三城市公共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健康影响的知识、态度、行为调查[J]. 环境卫生学杂志, 2013, 3(6): 507-509,514.

SU L Q, CHENG Y B, XIN P J, et al. Knowledge, attitude and practice of public health professionals in three cities of China on climate change and human health[J]. J Environ Hyg, 2013, 3(6): 507-509,514.

[13]

汪庆庆, 陈晓东, 周连, 等. 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的关注、认知及其影响因素调查[J]. 江苏预防医学, 2012, 23(4): 26-28.

DOI: 10.3969/j.issn.1006-9070.2012.04.010

WANG Q Q, CHEN X D, ZHOU L, et al. A survey on the concern, cognition and its influence factors for hygienic staff about climate change[J]. Jiangsu J Prev Med, 2012, 23(4): 26-28.

DOI: 10.3969/j.issn.1006-9070.2012.04.010
[14]

杜建君, 艾婉秀, 王长科, 等. 基于社会性别的气候变化认知和气象灾害应对调查分析——以内蒙古突泉县太平乡曙光村和赛银花村为例[J]. 内蒙古气象, 2018(1): 45-48.

DU J J, AI W X, WANG C K, et al. Analysis of a questionnaire about cognitions on climate change and responses to meteorological disasters—Shuguang and Saiyinhua Village, Taiping township, Tuquan County of Inner Mongolia as examples[J]. Meteor J Inner Mongolia, 2018(1): 45-48.

[15]

雒丽, 赵雪雁, 王亚茹, 等. 基于结构方程模型的高寒生态脆弱区农户的气候变化感知研究——以甘南高原为例[J]. 生态学报, 2017, 37(10): 3274-3285.

LUO L, ZHAO X Y, WANG Y R, et al. Farmers' perception of climate change based on a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a case study in the Gannan Plateau[J]. Acta Ecol Sin, 2017, 37(10): 3274-3285.

[16]

杨廉平, 廖文敏, 钟爽, 等. 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的健康风险认知和适应策略研究进展[J]. 环境与职业医学, 2020, 37(1): 23-29.

YANG L P, LIAO W M, ZHONG S, et al. Advances on health risk perceptions of climate change and adaptation strategies among health Professionals[J]. J Environ Occup Med, 2020, 37(1): 23-29.

[17]

刘德寰, 王袁欣. 移动互联网时代健康信息获取行为的族群研究[J]. 现代传播, 2020, 42(11): 141-147.

DOI: 10.3969/j.issn.1007-8770.2020.11.026

LIU D H, WANG Y X. Group study of health information seeking behavior in mobile internet age[J]. Mod Commun, 2020, 42(11): 141-147.

DOI: 10.3969/j.issn.1007-8770.2020.11.026
[18]

YANG L P, LIU C J, BI P, et al. Local actions to health risks of heatwaves and dengue fever under climate change: strategies and barriers among primary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in southern China[J]. Environ Res, 2020, 187: 109688.

DOI: 10.1016/j.envres.2020.109688
[19]

SHEA B, KNOWLTON K, SHAMAN J. Assessment of climate-health curricula at international health professions schools[J]. JAMA Netw Open, 2020, 3(5): e206609.

DOI: 10.1001/jamanetworkopen.2020.6609
[20]

常博. 气候变化媒介信息框架对公众风险感知及行为意愿的影响研究[D]. 南京: 南京大学, 2019.

CHANG B. The effect of message framing of climate change on public risk perception and behavior intention[D]. Nanjing: Nanjing University, 2019.

[21]

尹仑. 气候变化的社会性别研究理论与发展[J]. 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4, 31(6): 73-77.

YIN L. Theory and development of gender studies on climate change[J]. J Yunnan Minzu Univ (Soc Sci), 2014, 31(6): 73-77.

上一张 下一张
上一张 下一张

[基金项目]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资助(2018YFA0606200);美国中华医学基金项目(CMB-OC#19-337);中山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2021qntd42)

[作者简介]

[收稿日期] 2021-09-12

【点击复制中文】
【点击复制英文】
计量
  • PDF下载量 (180)
  • 文章访问量 (1000)
  • XML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目录

社会性别视角下广东省基层医疗卫生人员对气候变化健康风险和适应策略的认知差异

导出文件

格式

内容

导出 关闭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