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首页> 过刊浏览> 正文

2022, 39(6):672-678.doi:10.11836/JEOM21593

学龄前儿童饮食行为特征与超重肥胖的关联


1a.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 儿科 ;
1b.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 临床研究与创新中心 ;
2. 上海中医药大学公共健康学院,上海 201203

收稿日期: 2021-12-13;  录用日期:2022-04-20;  发布日期: 2022-06-25

基金项目: 上海中医药大学公共健康学院2021年度学科建设专项项目(GJ202106);2021年度上海中医药大学预算内项目(2021LK004)

通信作者: 戎芬, Email: rf97328@163.com   张熙, Email: zhangxi@xinhuamed.com.cn  

作者简介: 吴玉婉(1995—),女,硕士生;E-mail:wuyuwan@sjtu.edu.cn; 刘彦鹏(1994—),女,学士;E-mail:940724028@qq.com

[背景] 儿童超重/肥胖是全球健康问题。学龄前期是儿童生长发育和饮食行为塑造的重要阶段,因此探究饮食行为特征与儿童超重/肥胖至关重要。

[目的] 探索上海市学龄前儿童饮食行为特征与超重/肥胖的关联性,以及儿童饮食行为特征与其父母一致性。

[方法] 通过方便抽样,在2015年选取上海市5所幼儿园在园的3~6岁儿童作为调查对象,测量身高、体重,并通过问卷获取儿童和父母的饮食行为特征等。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身高标准体重法,依据公式:肥胖度=[(实测体重−实测身高对应的标准体重)/实测身高对应的标准体重]×100%计算肥胖度,肥胖度超过20%判定为肥胖,肥胖度在10%~20%为超重,肥胖度在−10%~<10%为正常。采用卡方检验和t检验比较超重/肥胖组和正常体重组儿童的一般情况和饮食行为特征的差异,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饮食行为特征与超重/肥胖的关联性。检验儿童饮食行为特征与父母饮食行为特征的一致性。

[结果] 897名学龄前儿童中,超重/肥胖217人(24.2%),正常体重680人(75.8%)。超重/肥胖组儿童的出生体重[(3439±472)g vs. (3361±418)g]和家庭月收入不超过1万元的占比(17.1% vs. 10.7%)高于正常体重组的儿童(P<0.05),两组在性别、年龄、胎龄、添加辅食时间、每天园外户外活动时间以及父母体重指数方面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在校正性别、年龄、家庭收入、每天园外户外活动时间、父母超重/肥胖后,发现经常吃膨化食品(OR=2.46,95%CI:1.20~4.95)、西式快餐(OR=3.52,95%CI:1.41~8.79),经常喝碳酸饮料(OR=2.92,95%CI:1.37~6.13),经常每顿吃得很饱(OR=1.51,95%CI:1.09~2.08),食欲好(OR=2.60,95%CI:1.87~3.62),就餐时间规律(OR=1.48,95%CI:1.07~2.03),进餐速度快(OR=3.37,95%CI:2.10~5.42)与儿童超重/肥胖呈正相关关系(P<0.05)。除了儿童偏食/挑食与父亲不一致外,在其他饮食习惯方面与父母均具有一致性(P<0.05)。

[结论] 学龄前儿童的饮食行为特征与超重/肥胖具有关联性,儿童的饮食行为特征受到父母的影响。早期发现问题并改善饮食行为可能对预防和控制儿童肥胖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 学龄前儿童;  肥胖;  超重;  饮食行为 

儿童超重/肥胖是一个全球健康问题,根据联合儿童基金会2019年报告,全球范围内有4100万超重/肥胖的5岁以下儿童[1]。在中国,儿童和青少年(0~18岁)超重/肥胖的患病率在近10年间也呈现增加的趋势,从1991—1995年的5.0%和1.7%上升到2011—2015年11.7%和6.8% [2]。儿童时期的肥胖增加了成年后糖尿病、肥胖、心血管疾病的发生风险[3-4]。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有了明显的提高,学龄前儿童主食的摄入量降低,而高糖高脂类食物摄入量增加[5-6]。上海某社区调查发现有36.3%学龄前儿童的饮食行为习惯差,与父母饮食行为呈正相关[7],这种不合理的饮食结构及行为习惯给儿童健康带来巨大隐患。武汉的一项学龄前儿童膳食结构调查发现儿童对甜食、洋快餐等高热量食物喜爱率更高,对蔬菜喜爱率较低[8]。在上海、无锡、昆山开展的回顾性调查发现学龄前儿童食用加工肉类会增加超重/肥胖的风险[9],另一项在扬州幼儿园开展的研究发现吃偏油腻食物和进食速度与儿童肥胖相关[10]。学龄前是指儿童年龄在3~6岁的这段时期,是神经、骨骼生长发育的关键时期,新陈代谢旺盛,这一时期也是也是饮食结构及行为习惯向成人过渡的时期[6]。因此在学龄前开始关注儿童饮食结构及习惯养成对其未来的健康尤为重要。但是近些年在上海市开展的研究集中于儿童的饮食行为特征,缺乏父母饮食行为特征是否会影响儿童饮食行为特征的研究,进而影响其与儿童超重/肥胖关联性的证据。本研究拟调查上海5所幼儿园学龄前儿童的超重/肥胖的情况以及其饮食行为特征,探索儿童饮食行为特征与超重/肥胖的关联性,以及儿童饮食行为特征与其父母一致性,为通过改善饮食行为特征来预防肥胖提供理论证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2015年12月采用方便抽样方法选取上海市5所幼儿园在园的所有3~6岁儿童作为研究对象。本研究方案通过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的批准(XHEC-D-2021-184),所有研究对象的家长均签署了知情同意。

本研究中超重/肥胖的判定:根据WHO推荐的身高标准体重[11],按照相应年龄段和性别查找实测身高对应的中位体重作为标准体重,依据公式:肥胖度=[(实测体重−实测身高对应的标准体重)/实测身高对应的标准体重]×100%,肥胖度超过20%判定为肥胖,10%~20%为超重,−10%~<10%为正常,低于−10%判定为消瘦(未纳入该研究)[12]

1.2   数据收集

1.2.1   问卷调查

对调查对象进行问卷调查和体格检查。问卷的首页标注填写问卷的注意事项,调查前对各班班主任进行培训,以班级为单位统一发放调查表,由儿童家长填写后一周内回收。调查问卷分为家长卷和儿童卷。儿童卷的主要内容[13]包括:①一般人口学特征、出生时的相关信息、饮食偏好和饮食习惯、运动情况、生活方式、心理状况(喜欢独处、缺乏自信、敏感等)、疾病史。家长卷的主要内容包括:家庭基本情况、父母亲的一般人口学特征、生活方式、饮食情况、体育锻炼情况(是否参加体育锻炼及主要运动方式)、对饮食知识的了解程度、对肥胖的认识、态度和措施等。

1.2.2   体格检查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标准方法,采用立式身高坐高计(鑫东华腾公司,中国)测定身高,连续测量2次,取平均值。采用立式电子体重计(欧姆龙公司,日本)测定体重。

1.2.3   饮食行为特征的采集与评价

通过儿童卷和家长卷获得儿童及父母近一年的饮食类型以及进食特征,包括甜食、油炸食品、膨化食品、西式快餐、肉类食物、零食、碳酸饮料、偏食或挑食、不吃早餐、每顿吃得很饱(摄入或行为频率:经常、偶尔或无/不),食欲(很好、一般以及很差),就餐时间(很规律、基本或不规律)和进餐速度(偏快、中等/偏慢)。问卷中对每周≤1次定义为“偶尔或无/不”,一周≥2次定义为“经常”。

1.2.4   混杂因素的评价

父母的身高、体重是通过问卷自我报告获取,并采用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 BMI)=体重(kg)/身高2(m2)来判定超重/肥胖,BMI超过24 kg·m−2为超重,超过28 kg·m−2为肥胖。此外排除内分泌等一些疾病引起的继发性肥胖。儿童性别(男、女)、年龄、出生体重、胎龄(早产、足月以及过期产)、添加辅食时间(<4月龄、4~6月龄以及≥7月龄)、家庭每月总收入(≤1万元、>1万元)和每天园外户外活动时间(≤1 h、>1 h)均通过调查问卷获取。

1.2.5   调查质量控制

本次研究采用统一制定的调查问卷及统一的填写说明,并且调查内容均有具体统一的标准。由专人负责对测量仪器进行校正,并进行统一的测量前培训,按照标准的测量方法进行测量。调查员将问卷发放给老师,并对负责回收问卷的老师进行统一的培训。负责回收问卷的老师应责任心强,对调查对象的情况比较熟悉,易取得调查对象的信任和配合。在预调查时,听取调查老师的意见和建议,发现问卷中容易混淆的问题和概念,对问卷进行修改,以保证调查质量。回收问卷时,要求调查员复核调查问卷的完整性及其关键信息,避免漏项和错填;每天调查完成后,由专人进行调查表回收统计,并填写调查质控记录表;在调查过程中,每个月定期召开一次质控会议,上交调查完毕的问卷,由专人对调查表再次进行全面审核,主要审核其完整性、逻辑性和一致性,并将调查表中的问题反馈给调查员,以提高调查质量。研究负责人定期进行现场巡视,以进一步统一标准。经资料复核,双人双录入,并进行一致性检验核实后,方可进行分析。

1.3   统计学分析

应用EpiData 3.1软件建立数据库。运用R 4.0.3软件进行统计分析,计数资料以例数(构成比)描述,组间比较采用卡方检验;计量资料若服从正态分布则以均数±标准差描述,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评估饮食行为特征与超重/肥胖的关联性,应变量为二分类变量(超重/肥胖、正常),自变量是饮食行为特征,校正变量包括性别、年龄、家庭收入、每天园外户外活动时间、父母超重/肥胖。并应用Kappa一致性检验评价儿童饮食行为特征与父母饮食行为特征的一致性。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一般情况

本次研究共纳入897名3~6岁学龄前儿童,其中男孩467人(52.1%),女孩430人(47.9%)。调查对象中超重/肥胖217人(24.2%),正常体重680人(75.8%)。超重/肥胖组儿童的出生体重高于正常组儿童,超重/肥胖组家庭月收入大于1万元的比例低于正常组(P<0.05)。超重/肥胖和正常体重的儿童在性别、年龄、胎龄、添加辅食时间以及父母BMI等方面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见表1

表1

学龄前儿童的一般情况 [n(%)或 ${{{\bar x}} \pm {{s}}}$ ]

Table1.

General characteristics of preschool children [n (%) or ${{{\bar x}} \pm {{s}}}$ ]

2.2   儿童饮食特征对超重/肥胖影响的单因素分析

对比两组儿童的饮食特征,发现超重/肥胖组的儿童经常摄入膨化食品的比例(7.4%)高于正常组(3.1%);经常吃西式快餐的比例(4.7%)高于正常组(1.5%);经常喝碳酸饮料的比例(7.4%)高于正常组(2.7%);经常挑食或偏食的比例(17.2%)低于正常组(28.4%);经常每顿吃得很饱的比例(46.3%)高于正常组(38.4%);食欲很好的比例(63.3%)高于正常组(41.3%);就餐时间很规律的比例(48.8%)高于正常组(40.4%);进餐速度偏快的比例(18.1%)高于正常组(7.3%),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而吃甜食、油炸食品、肉类食物、零食、不吃早餐方面,两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见表2

表2

超重/肥胖与正常体重儿童饮食行为特征比较[n(%)]

Table2.

Comparison of dietary behavior characteristics between overweight/obese and normal weight children [n(%)]

2.3   儿童饮食特征对超重/肥胖影响的多因素分析

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在校正了性别、年龄、家庭收入、每天园外户外活动时间、父母超重/肥胖后,发现经常吃膨化食品(OR=2.46,95%CI:1.20~4.95)、西式快餐(OR=3.52,95%CI:1.41~8.79),经常喝碳酸饮料(OR=2.92,95%CI:1.37~6.13),经常每顿吃得很饱(OR=1.51,95%CI:1.09~2.08),食欲很好(OR=2.60,95%CI:1.87~3.62),就餐时间很规律(OR=1.48,95%CI:1.07~2.03),就餐速度偏快(OR=3.37,95%CI:2.10~5.42)与儿童超重/肥胖呈正相关关系(P < 0.05)。而经常偏食或挑食与儿童超重/肥胖存在负相关关系( OR=0.49,P < 0.05)。经常吃甜食、油炸食品、肉类及零食,经常不吃早餐与儿童超重/肥胖之间的关联性无统计学意义。见 表3

表3

学龄前儿童超重/肥胖的多因素分析

Table3.

Multiple-factor analysis of overweight/obesity in preschool children

2.4   父母与儿童饮食情况的一致性

通过父母饮食习惯与子女饮食习惯的一致性检验发现:父母与其子女在吃甜食、油炸食品、膨化食品、西式快餐、肉类食物、零食,喝碳酸饮料,不吃早餐,每顿吃很饱的饮食习惯方面都具有一致性(P<0.05),而儿童偏食/挑食与母亲一致(P<0.05),但与父亲不一致(P>0.05)。见表4

表4

父母和儿童饮食情况的一致性分析

Table4.

Consistency analysis of parents' and children's dietary behaviors

3   讨论

《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2020年)》显示,我国6岁以下的儿童超重/肥胖率达到10.4%[14]。本次研究结果显示,3~6岁学龄前儿童中超重/肥胖率为24.2%,与我国长江流域地区3~6岁儿童的肥胖率相差不大[15]。本研究结果显示男孩和女孩的超重/肥胖率无统计学差异,同样在中国的222名3~5岁学龄前儿童中并未发现超重/肥胖率在不同性别之间存在显著差异[16],另外一项来自北京842名3~5岁学龄前儿童的研究也未发现超重/肥胖率存在明显性别差异[17]。此外,本研究表明超重/肥胖的儿童与正常体重儿童的年龄无统计学差异。广州花都3373名学龄前儿童单纯性肥胖的检出率在男童中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女童的检出率各年龄段之间无差异[18]。这可能是因为该年龄段女生尚未形成爱美意识,而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女生更加关注自身形象,控制自身体重。本研究发现超重/肥胖儿童的出生体重也高于体重正常的儿童,一项大型队列研究同样发现高出生体重增加儿童时期肥胖的发生风险[19]

本研究发现经常吃膨化食品/西式快餐、食欲很好、经常吃很饱、进餐速度偏快等与儿童肥胖具有关联性。同样,一些研究也发现儿童肥胖类似的危险因素[20-21]。膨化食品、西式快餐这类高热量食物摄入过多会干扰儿童正常的饮食行为,最终导致儿童超重/肥胖[22]。儿童经常食欲很好、吃得很饱,使得摄入的能量超过身体所需,多余的能量会转化为脂肪储存起来,同时体内脂肪的分解减少。进食速度快引起的肥胖可能与下丘脑的饱食中枢有关。当进食速度过快时,与进食相关的迷走神经处于兴奋状态,饱腹的感觉不能及时地通过神经通路反馈给大脑饱食中枢以产生抑制进食的负性反馈,而等有饱腹感时所摄入的食量已经超过实际所需[23],从而引起肥胖。

本研究发现父母与其子女在吃甜食、油炸食品、膨化食品、西式快餐、肉类食物、零食,喝碳酸饮料,不吃早餐,每顿吃很饱的饮食习惯等方面都具有相似性,而儿童偏食/挑食仅与母亲一致。学龄前儿童的生活主要依靠家庭的监护,家长更倾向于根据自己的喜好喂养孩子[24]。因此,父母要注重儿童早期饮食特征,包括食物种类的偏好、进食习惯,鼓励儿童饮食荤素搭配、细嚼慢咽,饮食适量、定时进餐,这对培养儿童良好的饮食习惯和预防肥胖具有重大意义。

本研究存在一些局限性。首先,本研究是一个横断面研究,无法得出儿童饮食行为与超重/肥胖的因果关联。其次,该研究对于食物特征、进食速度时间并没有明确的定义,不同家长在填写问卷时会存在主观性差异。第三,父母的身高、体重均是通过问卷自我报告获得,与测量相比不够准确,但是该研究人群的父母基本处于青壮年,身高相对稳定。体重可能会存在一定的偏倚,但由于现在体重秤的普及,测量比较容易,因此自报的体重值的误差不会太大。此外,问卷的信度并未验证,但是本研究预实验进行问卷测试并请专家审核完善,因此问卷数据具有一定真实可靠性。最后,儿童饮食未区分在园饮食和家庭饮食,家长更倾向于报告儿童家庭饮食情况而忽略在园饮食情况。

综上所述,本研究显示:学龄前儿童不良的饮食结构及习惯与超重/肥胖存在关联性,儿童的饮食行为特征受到父母的影响。因此,父母应注重儿童饮食特征,早期改善儿童饮食结构及培养良好的饮食行为习惯可能是预防和控制儿童超重/肥胖发生的有效手段。

(志谢:感谢所有参与本项目的儿童与家长的配合和支持)

表1

学龄前儿童的一般情况 [n(%)或 ${{{\bar x}} \pm {{s}}}$ ]

Table 1

General characteristics of preschool children [n (%) or ${{{\bar x}} \pm {{s}}}$ ]

表2

超重/肥胖与正常体重儿童饮食行为特征比较[n(%)]

Table 2

Comparison of dietary behavior characteristics between overweight/obese and normal weight children [n(%)]

表3

学龄前儿童超重/肥胖的多因素分析

Table 3

Multiple-factor analysis of overweight/obesity in preschool children

表4

父母和儿童饮食情况的一致性分析

Table 4

Consistency analysis of parents' and children's dietary behaviors

参考文献

[1]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nfant and young child feeding[EB/OL]. [2021-01-07]. 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infant-and-young-child-feeding.

[2]

GUO Y, YIN X, WU H, et al. Trends in overweight and obesity among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China from 1991 to 2015: a meta-analysis[J].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19, 16(23): 4656.

DOI: 10.3390/ijerph16234656
[3]

GURNANI M, BIRKEN C, HAMILTON J. Childhood obesity: causes, consequences, and management[J]. Pediatr Clin North Am, 2015, 62(4): 821-840.

DOI: 10.1016/j.pcl.2015.04.001
[4]

WEIHRAUCH-BLÜHER S, SCHWARZ P, KLUSMANN J H. Childhood obesity: increased risk for cardiometabolic disease and cancer in adulthood[J]. Metabolism, 2019, 92: 147-152.

DOI: 10.1016/j.metabol.2018.12.001
[5]

石雷. 上海城镇居民膳食结构与健康状况分析[J]. 上海农村经济, 2018(8): 33-35.

DOI: 10.3969/j.issn.1671-6485.2018.08.011

SHI L. Dietary structure and health status of urban residents in Shanghai[J]. Shanghai Rural Econom, 2018(8): 33-35.

DOI: 10.3969/j.issn.1671-6485.2018.08.011
[6]

徐斌. 学龄前儿童膳食结构和营养状况研究进展[J]. 企业科技与发展, 2017(9): 80-82.

DOI: 10.3969/j.issn.1674-0688.2017.09.024

XU B. Research progress on dietary structure and nutritional status of preschool children[J]. Enterprise Sci Technol Dev, 2017(9): 80-82.

DOI: 10.3969/j.issn.1674-0688.2017.09.024
[7]

汤红梅, 何丹丹, 严玉洁, 等. 上海市某社区3~6岁儿童饮食行为调查分析[J]. 环境与职业医学, 2012, 29(1): 40-42.

TANG H M, HE D D, YAN Y J, et al. A survey and analysis on dietary behavior of children aged 3-6 in a community of Shanghai[J]. J Environ Occup Med, 2012, 29(1): 40-42.

[8]

刘毅, 陈婷, 周畅, 等. 263名武汉市学龄前儿童膳食结构调查分析[J]. 中国社会医学杂志, 2016, 33(5): 456-459.

DOI: 10.3969/j.issn.1673-5625.2016.05.017

LIU Y, CHEN T, ZHOU C, et al. A survey on diet structure of 263 preschool children in Wuhan city[J]. Chin J Soc Med, 2016, 33(5): 456-459.

DOI: 10.3969/j.issn.1673-5625.2016.05.017
[9]

沈婷婷, 何平, 李靓莉, 等. 上海、无锡和昆山市学龄前儿童膳食与肥胖的相关性调查[J]. 中国妇幼保健, 2014, 29(21): 3471-3474.

SHEN T T, HE P, LI L L, et al. Survey on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diet and obesity among preschool children in Shanghai, Wuxi and Kunshan[J]. Mater Child Health Care China, 2014, 29(21): 3471-3474.

[10]

苏亭娟, 陈瑞美, 左笑宇, 等. 学龄前儿童不健康的饮食模式及饮食行为及其对体型的影响[J].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 2019, 27(11): 1171-1174,1178.

DOI: 10.11852/zgetbjzz2018-1706

SU T J, CHEN R M, ZUO X Y, et al. Effect of unhealthy eating behavior and dietary patterns on body mass index among preschool children[J]. Chin J Child Health Care, 2019, 27(11): 1171-1174,1178.

DOI: 10.11852/zgetbjzz2018-1706
[11]

WHO. Weight-for-length/height[EB/OL]. [2022-01-07]. https://www.who.int/tools/child-growth-standards/standards/weight-for-length-height.

[12]

欧阳凤秀, 王文英, 王震维. 儿童肥胖度、体脂分布与贫血的关系研究[J]. 中国公共卫生, 2001, 17(7): 599-600.

DOI: 10.3321/j.issn:1001-0580.2001.07.010

OUYANG F X, WANG W Y, WANG Z W. Study on relationship between Anemia and total body fat, fat pattern in children[J]. China Public Health, 2001, 17(7): 599-600.

DOI: 10.3321/j.issn:1001-0580.2001.07.010
[13]

戎芬. 出生体重与环境因素对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影响的队列研究[D]. 上海: 复旦大学, 2012.

RONG F. Cohort study on influence of birth weight and environmental factors on overweight and obesity for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D]. Shanghai: Fudan University, 2012.

[14]

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20年)[J]. 营养学报, 2020, 42(6): 521.

Nutrition and chronic disease status report of Chinese residents (2020)[J]. Acta Nutr Sin, 2020, 42(6): 521.

[15]

王付曼, 金曦, 蒋竞雄, 等. 我国部分城市学龄前儿童超重、肥胖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 2017, 25(4): 346-349.

DOI: 10.11852/zgetbjzz2017-25-04-07

WANG F M, JIN X, JIANG J X, et al. Situation and effecting factors of preschool children among several cities in China[J]. Chin J Child Health Care, 2017, 25(4): 346-349.

DOI: 10.11852/zgetbjzz2017-25-04-07
[16]

CHEN J L, ESQUIVEL J H, GUO J, et al. Risk factors for obesity in preschool-aged children in China[J]. Int Nurs Rev, 2018, 65(2): 217-224.

DOI: 10.1111/inr.12371
[17]

王晓燕, 季梦辰, 刘军廷, 等. 学龄前儿童超重肥胖的调查和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食物与营养, 2021, 27(2): 81-84.

DOI: 10.3969/j.issn.1006-9577.2021.02.017

WANG X Y, JI M C, LIU J T, et al. Investigation on overweight and obesity of preschool children and analysis on the influencing factors[J]. Food Nutr China, 2021, 27(2): 81-84.

DOI: 10.3969/j.issn.1006-9577.2021.02.017
[18]

黄婉平, 陈甘讷, 韦荣忠, 等. 广州花都 3373名学龄前儿童单纯性肥胖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 2018, 26(1): 67-70.

DOI: 10.11852/zgetbjzz2018-26-01-18

HUANG W P, CHEN G N, WEI R Z, et al. 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of simple obesity in 3373 preschool children in Huadu District, Guangzhou[J]. Chin J Child Health Care, 2018, 26(1): 67-70.

DOI: 10.11852/zgetbjzz2018-26-01-18
[19]

KAPRAL N, MILLER S E, SCHARF R J, et al. Associations between birthweight and overweight and obesity in school-age children[J]. Pediatr Obes, 2018, 13(6): 333-341.

DOI: 10.1111/ijpo.12227
[20]

尹艳榕, 林修全, 黄少芬, 等. 学龄前儿童超重/肥胖影响因素的Meta分析[J]. 慢性病学杂志, 2017, 18(6): 616-619.

YIN Y R, LIN X Q, HUANG S F, et al. Meta-analysis of influence factors on overweight/obesity in preschool-age children[J]. Chronic Pathematol J, 2017, 18(6): 616-619.

[21]

陈玉霞. 学龄前儿童单纯性肥胖影响因素病例对照研究[J]. 医药论坛杂志, 2017, 38(2): 29-30.

CHEN Y X. Factors case-control study of preschool children simple obesity affect[J]. J Med Forum, 2017, 38(2): 29-30.

[22]

刘娜. 不同父母体重状态儿童的肥胖高危因素比较分析[D]. 武汉: 华中科技大学, 2011.

LIU N. Comparison on the childhood obesity-related factors in families with parents of different weights[D]. Wuhan: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1.

[23]

沈丽琴, 陈希宁, 李昌吉, 等. 儿童单纯性肥胖症的遗传和环境危险因素分析[J]. 中国学校卫生, 2006, 27(9): 758-759.

DOI: 10.3969/j.issn.1000-9817.2006.09.004

SHEN L Q, CHEN X N, LI C J, et al.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on genetic and environmental factors of children's simple obesity[J]. Chin J School Health, 2006, 27(9): 758-759.

DOI: 10.3969/j.issn.1000-9817.2006.09.004
[24]

周雪阳, 华乐, 张萌, 等. 母亲不同喂养行为与学龄前儿童蔬菜水果摄入的相关性分析[J]. 中国学校卫生, 2018, 39(1): 35-37,41.

ZHOU X Y, HUA L, ZHANG M, et al. Analyzing relationship between maternal feeding practice and fruit and vegetable intakes of preschoolers[J]. Chin J School Health, 2018, 39(1): 35-37,41.

上一张 下一张
上一张 下一张

[基金项目] 上海中医药大学公共健康学院2021年度学科建设专项项目(GJ202106);2021年度上海中医药大学预算内项目(2021LK004)

[作者简介]

[收稿日期] 2021-12-13

【点击复制中文】
【点击复制英文】
计量
  • PDF下载量 (159)
  • 文章访问量 (644)
  • XML下载量 (1)
  • 被引次数 (0)

目录

学龄前儿童饮食行为特征与超重肥胖的关联

导出文件

格式

内容

导出 关闭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