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首页> 过刊浏览> 正文

2020, 37(2):150-156.doi:10.13213/j.cnki.jeom.2020.19596

三种半定量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方法在汽车整车制造业中的应用


武汉市职业病防治院职业卫生科, 湖北 武汉 430015

收稿日期: 2019-08-30;  录用日期:2019-01-30;  发布日期: 2020-03-14

基金项目: 国家职业卫生标准体系建设项目(131031109000160010)

通信作者: 陈振龙, Email: 77785338@qq.com  

作者简介:

叶伟平(1984-), 男, 硕士, 主管医师; E-mail:13377881745@163.com

利益冲突  无申报

[背景] 汽车整车制造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存在粉尘、化学毒物等职业病危害因素,会对作业人员的健康产生不良影响。

[目的] 应用GBZ/T 298-2017《工作场所化学有害因素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技术导则》中的三种半定量风险评估方法对汽车制造企业进行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探索其适用条件。

[方法] 采用判断抽样方法,从湖北省武汉市6家整车制造企业中选取4家,对接触职业病危害因素的主要岗位进行职业健康风险评估,并对三种方法的评估结果进行比较和验证。

[结果] 4家汽车整车制造企业的主要职业病危害因素为电焊烟尘、砂轮磨尘、锰及其无机化合物、二氧化氮、甲苯、二甲苯、丁酮、乙酸丁酯、丁醇、异丙醇。接触比值法评估结果显示,C、D企业熔化极惰性气体保护(melt inert-gas,MIG)焊岗位为高风险岗位。指数法评估结果显示,各企业的点焊、打磨岗位和A、C、D企业的MIG焊岗位为中等风险岗位。综合指数法评估结果与指数法相同。当接触浓度(exposure concentration,EC) < 1/2职业接触限值(occupational exposure levels,OELs)时,接触比值法的风险指数(risk,R)(1.694±0.433)低于指数法(2.344±0.317)和综合指数法(2.327±0.317)(P < 0.001);当1/2 OELsEC <OELs时,接触比值法的R(2.966±0.138)与指数法(2.916±0.206)和综合指数法(2.924±0.195)之间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当ECOELs时,接触比值法的R(3.398±0.289)高于指数法(2.802±0.283)和综合指数法(2.887±0.279)(P < 0.001)。接触比值法与指数法的评估结果一致性差(加权Kappa=0.118,P < 0.001),与综合指数法的评估结果一致性差(加权Kappa=0.136,P < 0.001),指数法与综合指数法的评估结果一致性极好(加权Kappa=0.977,P < 0.001)。EC超过OELs的岗位,三种评估结果为中等风险以上,与OELs的判定结果相符。手工喷漆岗位在三种评估方法中被评估为可忽略风险岗位和低风险岗位,与职业健康监护结果不一致。

[结论] 三种半定量方法均能识别重点岗位,但是对于手工喷漆岗位的风险评估结果偏保守。三种半定量风险评估结果与EC有关,可根据职业病危害因素的EC,选择合适的评估方法。

关键词: 职业健康;  风险评估;  汽车整车制造业;  半定量评估方法;  接触比值法;  指数法;  综合指数法 

在我国目前职业卫生评价活动中,对工作场所某个岗位的职业危害程度评价往往只用是否超标作为评价指标,而这个指标有一定局限性,不能全面反映其职业危害程度的大小,对企业职业卫生管理指导性不够强[1]。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是对劳动者因接触职业病危害因素导致的职业健康风险进行系统评估,划分风险等级,从而提出相应的预防与控制措施,减少职业危害事故的发生[2]。美国、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等多个国家根据本国实际情况建立了风险评估方法[3-5]。2017年我国颁布了GBZ/T 298—2017 《工作场所化学有害因素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技术导则》[6](以下简称为技术导则),将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方法分为定性、半定量和定量三大类。汽车整车制造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存在粉尘、化学毒物等职业病危害因素,会对作业人员的健康产生不良影响。为了全面评估汽车整车制造业各岗位职业健康风险,本研究采用技术导则中的接触比值法、指数法和综合指数法对湖北省武汉市4家汽车整车制造企业主要岗位进行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比较三种半定量方法的适用性。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采用判断抽样方法,于2018年从湖北省武汉市6家汽车整车制造企业中选取其中4家企业(简称为A、B、C、D企业)进行职业卫生学调查和职业病危害因素检测,对主要岗位进行职业健康风险评估。

1.2   方法

1.2.1   职业卫生学调查调查

上述企业的基本情况、生产工艺、主要原辅料使用情况、劳动定员、岗位分布、生产制度、接触时间、防护设施设置情况、个人防护用品配备和使用情况、职业卫生管理制度等。

1.2.2   职业病危害因素检测

根据GBZ 159—2004 《工作场所空气中有害物质监测的采样规范》要求[7],对上述企业工作场所的化学有害因素进行采样。以个体采样为主,部分无法进行个体采样的则使用定点采样。定点采样在工作日的上、下午不同时段进行,其中上午采样2次,下午1次,每次15 min。根据接触时间,计算其时间加权平均浓度(time weighted average concentration,CTWA),作为接触浓度(exposure concentration,EC)。

1.3   职业健康风险评估

参照技术导则中半定量风险评估的工作程序和方法[6]进行评估。

1.4   评估方法比较

对三种评估方法评估结果的总体差异以及在不同接触浓度[EC < 1/2 OELs、1/2 OELsEC < OELsECOELsOELs:职业接触限值(occupational exposure limits)]下的差异进行比较,对三种评估方法评估结果的一致性进行比较,对三种评估方法评估结果与EC的相关性进行比较,对三种评估方法评估结果与OELs进行验证,对三种评估方法评估结果与职业健康监护结果进行验证。

1.5   统计学分析

用SAS 9.4软件进行统计分析。对三种评估方法评估结果的差异性使用单因素方差分析;对EC与三种评估方法的相关性使用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对三种评估方法评估结果的一致性检验使用加权Kappa一致性检验,Kappa系数≤ 0.40为一致性差;0.41~0.74为一致性好;0.75~1.00为一致性极好[8]。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职业卫生学调查结果

4家汽车整车制造企业生产工艺基本一致,主要为冲压→焊接→涂装→总装,接触职业病危害因素的主要岗位有焊接、打磨、喷漆,主要职业病危害因素为电焊烟尘、砂轮磨尘、锰及其无机化合物、二氧化氮、甲苯、二甲苯、丁酮、乙酸丁酯、丁醇、异丙醇。各企业均建立了相应的职业卫生管理制度,采取了应急管理措施。各企业职业卫生基本情况见表 1

表1

武汉市4家汽车整车制造企业职业卫生基本情况

Table1.

General occupational health information in four automobile manufacturers in Wuhan

2.2   接触比值法评估结果

4家企业各岗位职业病危害因素风险指数(risk,R)为1~4,风险等级为可忽略、低、中等和高风险。其中C、D企业熔化极惰性气体保护(melt inert-gas,MIG)焊岗位为高风险岗位。见表 2

表2

三种半定量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方法对武汉市4家汽车整车制造企业主要职业病危害因素的评估结果比较

Table2.

Comparison of grading occupational health hazardous factors by three semi-quantitative occupational health risk assessment methods in four automobile manufacturers in Wuhan

2.3   指数法评估结果

4家企业各岗位职业病危害因素R为2~3,风险等级为低、中等风险。其中各企业的点焊、打磨岗位和A、C、D企业的MIG焊岗位为中等风险岗位。见表 2

2.4   综合指数法评估结果

综合指数法与指数法评估结果相同。见表 2

2.5   三种评估方法差异性

接触比值法的R为1.857±0.628,指数法的R为2.401±0.349,综合指数法的R为2.302±0.375,接触比值法的R低于指数法和综合指数法(P < 0.001),指数法与综合指数法评估结果之间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134)。见表 2

EC < 1/2 OELs时,接触比值法的R为1.694±0.433,指数法的R为2.344±0.317,综合指数法的R为2.327± 0.317,接触比值法的R低于指数法和综合指数法(P < 0.001),指数法与综合指数法评估结果之间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107)。当1/2 OELsEC < OELs时,接触比值法的R为2.966±0.138,指数法的R为2.916±0.206,综合指数法的R为2.924±0.195,三种方法评估结果之间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 0.05)。当ECOELs时,接触比值法的R为3.398±0.289,指数法的R为2.802±0.283,综合指数法的R为2.887±0.279,接触比值法的R高于指数法和综合指数法(P < 0.001),指数法与综合指数法评估结果之间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401)。见图 1

图 1

不同浓度等级下三种半定量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方法的风险等级比较

2.6   三种评估方法一致性

接触比值法与指数法的评估结果一致性差(加权Kappa=0.118,P < 0.001),接触比值法与综合指数法的评估结果一致性差(加权Kappa=0.136,P < 0.001),指数法与综合指数法的评估结果一致性极好(加权Kappa=0.977,P < 0.001)。

2.7   三种评估方法结果与EC相关性

接触比值法评估结果与EC为极强相关(r=0.950,P < 0.001),指数法评估结果与EC为强相关(r=0.611,P < 0.001),综合指数法评估结果与EC为强相关(r=0.741,P < 0.001)。

2.8   三种评估方法结果与OELs验证

99个粉尘检测点中,8个电焊烟尘和1个砂轮磨尘的检测结果超过OELs;22个锰及其无机化合物的检测点中,4个点的检测结果超过OELs,均在C、D企业的MIG焊岗位,接触比值法、指数法和综合指数法的评估结果均为中度风险以上(见表 2);其余所有检测点的化学毒物检测结果均低于OELs,与OELs结果相符。

2.9   三种评估方法结果与职业健康监护结果验证

查阅2018年度职业健康监护档案,发现4家企业共1 318名苯系物作业人员,其中有37人(2.8%)的白细胞计数低于4.0×109 L-1,为苯系物作业职业禁忌证。手工喷漆岗位在三种评估方法中被评估为可忽略风险岗位和低风险岗位,这与职业健康监护结果不一致。

3   讨论

随着汽车整车制造工艺的不断改进,大部分焊接、涂装工艺已实现机械自动化,人工焊接、喷漆作业逐步被机械手所代替,小部分返修焊接、喷漆还是手工作业。本次研究结果显示,除C、D企业少部分检测点外,其余检测点的化学毒物检测结果均低于OELs,这与其他城市的汽车制造企业的报道结果相似[9-11]

Pearson相关性分析结果显示:三种评估方法评估结果与EC均有相关关系,相关性为接触比值法>综合指数法>指数法;对三种评估结果进行一致性检验,结果显示:接触比值法与指数法、综合指数法评估结果的一致性差,指数法与综合指数法的评估结果一致性极好。出现以上结果的原因可能为三种评估方法确定危害等级的方法相同,而确定接触等级的方法不同。接触比值法直接由EC确定接触等级;综合指数法除了考虑EC之外,还考虑了化学有害因素的蒸汽压力或空气动力学直径、职业病危害控制措施、使用量和接触时间;指数法除了不考虑EC之外,基本与综合指数法相同,而这一因素作为多个因素中的一个,对计算结果的影响不够明显,贡献较小。

评估方法差异性比较显示:三种半定量风险评估方法的评估结果与EC之间存在一定关系,EC变化对接触比值法的风险评估结果影响较大。当EC < 1/2 OELs时,接触比值法的评估结果均小于其他两种方法;当1/2 OELsEC < OELs时,三种评估方法结果之间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当ECOELs时,接触比值评估法的评估结果均高于其他两种方法,这与有关文献报告结果一致[12]。分析原因可能为R主要受HRER影响,上述三种方法中HR均相同,那么主要影响因素就是ER。本研究所选择的4家企业的企业规模、岗位、职业病危害因素、职业病危害控制措施基本相似,指数法和综合指数法的ER为2~3左右,接触比值法的EREC有关。因此,可以根据EC,选择合适的方法进行评估。

与OELs验证显示:企业C、D的部分MIG焊岗位电焊烟尘、锰及其无机化合物的EC超过OELs,接触比值法、指数法和综合指数法的评估结果为中等风险以上,与OELs判定结果相符,说明三种方法均能识别重点岗位。

与职业健康监护结果验证显示:手工喷漆岗位在三种评估方法中被评估为可忽略风险岗位和低风险岗位,这与职业健康监护结果不一致,评估方法可能偏于保守而低估了风险等级,提示苯系物EC即使低于行动水平仍可对工人的健康造成不良后果[13-14]

需要说明的是,本研究所用的三种半定量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方法在使用上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只能用于粉尘和化学物质的风险评估,不适用于物理因素。对于接触噪声、高温、紫外辐射等职业病危害因素的岗位,应选择其他合适的方法进行评估。

综上所述,三种方法均能识别出重点岗位,但是对于手工喷漆岗位的风险评估结果偏保守。接触比值法仅考虑职业病危害因素的毒性特征和接触浓度从而确定风险等级,评估资料易于获得,使用简单方便,适用于仅能获取职业病危害因素检测结果的情况。指数评估法根据职业病危害因素的蒸汽压力或空气动力学直径、职业病危害控制措施、使用量和接触时间等确定接触等于,适合于无法获取检测数据或无OELs等相关信息的情况,可操作性强。综合指数法考虑化学有害因素的蒸汽压力或空气动力学直径、职业病危害控制措施、使用量、接触浓度和接触时间等,评估考虑全面[15-16]。三种半定量风险评估结果与接触浓度有关,在日常工作中可根据职业病危害因素的浓度,选择合适的评估方法。

表1

武汉市4家汽车整车制造企业职业卫生基本情况

Table 1

General occupational health information in four automobile manufacturers in Wuhan

表2

三种半定量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方法对武汉市4家汽车整车制造企业主要职业病危害因素的评估结果比较

Table 2

Comparison of grading occupational health hazardous factors by three semi-quantitative occupational health risk assessment methods in four automobile manufacturers in Wuhan

图 1

不同浓度等级下三种半定量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方法的风险等级比较

Figure 1

Risk levels for different concentration levels of target hazards by three semi-quantitative occupational health risk assessment methods

[注(Note)] *:P < 0.001。

参考文献

[1]

曹素红.两种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模型在上海市奉贤区某汽车零部件制造企业中的运用[J].职业与健康, 2018, 34(20):2740-2744.

[2]

刘文慧, 苏世标, 徐海娟, 等.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方法应用研究进展[J].中国职业医学, 2016, 43(4):487-490.

[3]

United State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Risk assessment guidance for superfund volume Ⅰ: human health evaluation manual (Part F, supplemental guidance for inhalation risk assessment, EPA-540-R-070-002OSWER 9285.7-82 January 2009)[R]. Washington. DC: Office of Superfund Remediation and Technology Innovatio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2009.

[4]

The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 risk assessment and management guideline[R]. Australia: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 Unit, 2004.

[5]

Ministry of Manpower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Division. A semi-quantitative method to assess occupational exposure to harmful chemicals[R]. Singapore: Ministry of Manpower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Division, 2005.

[6]

工作场所化学有害因素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技术导则: GBZ/T 298-2017[S].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18.

[7]

工作场所空气中有害物质监测的采样规范: GBZ 159-2004[S].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6.

[8]

郭轶斌, 郭威, 秦宇辰, 等.基于Kappa系数的一致性检验及其软件实现[J].中国卫生统计, 2016, 33(1):169-170, 174.

[9]

苏艺伟, 李艳华, 郭尧平, 等. 2017年广州市某汽车厂职业病危害因素及职工健康状况[J].职业与健康, 2018, 34(17):2310-2313, 2317.

[10]

路艳艳, 柴剑荣, 徐承敏, 等.杭州市新建汽车整车制造项目职业病危害控制效果[J].职业与健康, 2017, 33(15):2029-2033.

[11]

张守刚, 张荣, 宋伟, 等.某新建汽车生产线建设项目职业病危害控制效果评价[J].职业与健康, 2009, 25(15):1653-1655.

[12]

李旭东, 丁俊, 刘明, 等.三种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方法评估涂料生产企业有机溶剂风险的应用比较[J].预防医学, 2018, 30(8):794-798.

[13]

许振国, 张敏红, 刘莉莉, 等.加油站苯接触岗位职业健康风险评估[J].中国职业医学, 2018, 45(6):762-765.

[14]

丁俊, 苏世标, 靳雅丽, 等.家具生产企业有机溶剂的三种健康风险评估方法比较[J].预防医学, 2019, 31(4):400-404.

DOI: 10.3969/j.issn.1006-3110.2019.04.005
[15]

田亚锋, 刘开钳, 吴礼康, 等.比较三种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模型在蓄电池生产企业的应用[J].预防医学, 2018, 30(12):1248-1251.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12.011
[16]

陈琳, 马炜钰, 靳雅丽, 等.广州汽车4S店化学有害因素职业健康风险评估[J].中国职业医学, 2018, 45(6):789-792.

上一张 下一张
上一张 下一张

[基金项目] 国家职业卫生标准体系建设项目(131031109000160010)

[作者简介]

[收稿日期] 2019-08-30

【点击复制中文】
【点击复制英文】
计量
  • PDF下载量 (127)
  • 文章访问量 (337)
  • XML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目录

三种半定量职业健康风险评估方法在汽车整车制造业中的应用

导出文件

格式

内容

导出 关闭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